Sherlockedstark

摸鱼存放地
小学生文笔,幼儿园画风。

【金刚狼】糖果狼(高甜)

警告:原著cp,极度OOC,极度毁设定,极度小学生文笔,瞎几把甜产物。

治愈看过暮狼的无辜受害群体专用。








1

罗根先生是在三个星期前的早上发现自己炫酷的狼爪发生了变异的。

这简直要成为他人生中最屈辱的时刻。

不对,说变异也不准确,因为谁也不知道那些原本尖利无比的从指间伸出来的延伸骨骼怎么突然就变成了一种晶状物质。还是半透明的晶状物质——而且,坚韧度大不如前。

 

与其说大不如前不如说是完全变成了其他的东西吧,看起来就和什么该死的加长水果糖片儿似的,拜托!水果糖片儿!罗根先生佩服自己的联想力,但是他还是没能抑制住自己亲口一试的冲动。

 

“该死的!”两秒钟后暴躁的罗根将桌上的马克杯打了个粉碎,变种人宿舍里传来他痛苦的哀嚎,“这他妈真的是水果糖片儿!操你的!”

 

紧接着我们的金刚狼先生气的几乎要毁灭他能见到的所有东西,诸如查尔斯教授刚编好的课本,埃瑞克先生给学生们做的铁艺台灯,还有斯科特送他的磨爪抓板(该死的,罗根可以发誓他从来没有用过这个玩意儿)之类的……

 

然而失去利爪后,糖果爪子只是不断的碎裂在碰上的坚硬物品上,于是过不了多一会儿,桌子上地上洒满了碎掉的糖片儿,或者说糖棍儿,这也就罢了,罗根发现那些糖片儿几乎是不会变少的,只要他想,它们可以很快的生长出来。

 

等罗根先生发完一通火,又研究了一会儿糖片儿的再生机制——整个屋子已经铺满了透明的,碎裂的糖。罗根想要出门,却一脚踩在开始融化的糖果上,糖果沾满了他的靴子底,气得他又坐回去。

 

“见鬼。”罗根愤怒的坐回了自己的椅子。

……

 

2

第一个发现罗根的特技,不对,新技能的,是小队长镭射眼。噢,他怀疑罗根暗恋他的女朋友琴可不是一天两天了,因此他和罗根三天两头就要找些茬儿狠狠的瞪对方一眼——当然,镭射眼倒不是真的那么狠——毕竟他要是“狠狠的瞪上某个人一眼”的话,或许会出些大乱子。上一次,因为“不守校规肆意伐木”他就已经被查尔斯教授郑重警告一次了。

 

镭射眼发现这件事情是按例来检查罗根是否有异常情况(顺便看看他有没有认真使用自己在商场里买的猫抓板……不对,是金刚狼专用磨爪板)

 

“天呐,罗根,你昨晚干了些什么,用你的什么不可言说的东西洗了一次地板吗?”推开门的小队长直接就注意到了抓着他鞋子的黏腻感。

 

“事实上,我杀了一个透明血液的变种人,刚把现场处理干净。”罗根没好气的说。

“我怎么闻着你屋子里有股味道?”

“你是说我没来得及洗的放了三周的那几双袜子吗?”

 

斯科特皱起眉,可以想象他的红色镜片下是怎样嫌弃的眼神,紧接着他就发现了地上还没处理完全的糖片儿。

“这是什么?”斯科特捡起一条来。“你为什么把糖果丢地上,你什么时候去买的?”

 

不对,小队长的目光突然变得犀利了起来,他转过头,认真的盯着眼前穿着白色背心的肌肉男,回过神来的说“天,认真的?罗根,你喜欢吃水果糖?”

 

“不!当然不!闭上你的嘴从这儿滚出去!”

“不,你得先交代糖果哪儿来的,不然我有理由怀疑你偷偷溜出校门!”小队长扶住了眼镜儿,分毫不让,这让我们的金刚狼先生气的亮了爪子——“我说——出去!现在!”

 

“等等?这是什么,你的爪子的颜色好像变了。它变成了透明的!等等罗根……”罗根连忙收起了他的双手,偏过脑袋,然而这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目光敏锐的镭射眼已经注意到了他的冤家对手的新爪子,他紧紧捏住罗根的手臂,要把他掰到自己的面前来一探究竟。

 

 

“我的天呐,这居然是糖做的……”镭射眼惊叹着,“是糖还是什么其他的晶体,是甜的吗?”

“滚开!”罗根一个挥手,然而这手被敬业的小队长截住,刚好落在他的眼前,于是他,鬼使神差的,不受控制的,不经大脑的,舔了一口——

 

而这一幕刚好被来找罗根的琴尽收眼底。

 

“我——的——上——帝”站在门口的红发女孩儿瞪大了她漂亮的绿色眼睛,牙齿几乎要作响了,“你们他妈的在做什么呢?”

 

我看到的是我的男朋友在舔我的追求者的爪子吗……这是真的吗?这他妈是真的吗?琴倒吸了一口凉气向后退了几步,“所以你们是,你们——”

 

“不!琴,不是你想的那样!”镭射眼喊道,“罗根他发生了变化”

 

“变化?”琴几乎要哭出来了?“你觉得我不懂这个?”

 

“不不不,他的爪子变成了糖做的,我想看一看是不是真的!”镭射眼以生平能有的最快的速度说完了这句话,他随时怀疑自己漂亮女朋友的凤凰之力就要把这对“从画面上看起来是被捉奸在床的狗男男”轰杀至渣。语速快有时候能保命!

 

“什么?”琴半信半疑的走进这间黏糊糊的屋子,宛如踩雪似的走到了两人的面前。

 

“嘿,罗根,快,快快!”

“快做什么?”

“快,给我一个——”

“你自己来”罗根嫌弃的伸出爪子,斯科特连忙从上面折了一截儿糖,递给琴。

琴接过那长长的糖爪儿,抿了一口——“它非常甜!”琴说。

 

两个人松了口气。

“是的,你看吧,所以你刚刚误会了。”镭射眼抹了抹脑袋上的汗,对琴露出一个微笑,又指指一旁一脸不开心的看着他们的罗根,“这家伙变成了一个糖果男。”

 

还好只是糖片儿guy而不是糖片儿gay,琴在心里默默的松了一口气。

 

“你会和以前那样觉得痛吗?”

“不会。”罗根摇摇头,“它们像是自然结出来的而不是从肉里面长出来的,但是那种感觉很奇妙,怎么说呢,大概和那个呼气成冰棍儿的女孩儿一样。”

 

镭射眼噗嗤一声笑出来。 

 

“认真的吗,这下你可要火遍全学校了。”琴笑着拍了拍罗根的肩膀,而后者脸上已经出现了非常纯粹非常认真的痛心疾首,宛如少狼失足。


 

……

 

3

罗根一如既往的在学校里做他自己的事情,比如跑公共休息室坐角落里一个人一脸凶神恶煞

的喝闷酒,比如在理论课上被查尔斯教授格外关照,虽然变成了糖果狼这回事情让最近聚集到他脸上的目光格外多了些,因此我们的金刚——糖果狼先生最近的绝大部分时间脸是红的,这让他带着不满神色的粗犷的脸看起来长期处于一个“真男人的愤怒”状态之中,当然这是他自己的想法。事实上还有小同学在问琴说金刚狼先生是不是感冒了或者吃了什么过敏食品,连他头上那两个天然小尖儿似乎都比以往垂的低了些。

 

这一天我们的金刚狼先生路过水池边儿,而两位幼年变种人小朋友正在打架,一个正要准备喷火,一个挥舞着手里的两把飞速生长的树枝。

 

“拜托……”罗根不耐烦的撇了下头,叹了口气,吼道,“你们两个给我停下,不许打架。”

 

然而两个孩子依旧对峙着,围绕着罗根走来走去,终于,举着树枝手的孩子忍不住了,挥舞双手,罗根亮起爪子一个转身就把小朋友给扣了起来——然后,小朋友愣愣的盯着罗根的新爪子。

 

“见鬼。”罗根仍旧瞪着眼睛,但在心里想。

 

“糖?”小孩儿看了看那爪子,伸出舌头舔了一口。

 

 

“非常甜!”孩子立刻忘记了刚刚的愤怒,惊喜的叫道。

 

然后的几秒钟里,其他的,刚刚正打架的孩子围观的孩子统统跑了过来,也忘了打架了也忘了之前不知道什么鸡毛蒜皮的生死大仇了,一双双明亮的过分的眼睛齐刷刷的盯着罗根。

 

“好吧,好吧。”罗根无可奈克的抖起手腕,把那些糖片儿爪子掰下来,开始分发,“你们排队来。”

 

一个星期后,罗根成为了变种人学校里十岁以下同学最喜欢的学长和助教。他下课的时候甚至有孩子送来了扎成捆的鲜花还有来源不明的超大号冰棍儿。

 

“他妈的。”这天晚上罗根一边忿忿不平,一边儿从爪子上掰糖棍儿下来准备应付明天来缠着他的孩子。

 

4

糖是要发,但是架是不能不打的吧?尤其是不知道哪儿来的坏人伤害还未被教授发现的变种人的时刻,X战警小队班子凑的倒齐,但主力输出金刚狼可坚决不能接受没有任务出的时候。

所以在坐了一周的冷板凳之后,罗根终于气的挠开了查尔斯教授的大门。

“听我说,罗根,你还是……”

“不。”

“毕竟你现在的身体……”

“我拒绝那个!”

“其实有镭射眼和琴还有风暴女他们就已经……”

“不行!查尔斯!”

 

罗根愤怒的盯着面前的光头教授伸出了自己的拳头——说实话这时候的罗根光溜溜的拳头比自带糖片儿的爪状态有威慑力多了。

“让我战斗或者让我死。”金刚狼先生咬着牙恶狠狠的说。他一定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挽回一不留神成为糖果老好人的悲剧!

……

然而战斗的时候事情还是出现了茬子。

 

当时是这样的,琴正在对付一个小兵,镭射眼被一帮人缠住,罗根解决掉身旁的几个杂鱼后发现,琴背后,一个坏人,正摸着枪暗搓搓的朝着琴走去,罗根当即一爪子就飞了过去。

 

瞬间,几个透明晶体噼里啪啦的砸在坏人的脸上,其中一个砸进了嘴里。

 

当时坏人的脸色都变了。

 

琴意识到了身后的异动,转身抓着坏人打了一拳,然后罗根把更多的“晶体武器”——他更愿意这么叫,砸在了坏人的脸上。

 

就在那个坏人被琴揍的半死的时候,他还是保持着那种带着茫然,惊讶,疑惑,惊恐的神情——吐出一口鲜血来,然后按照X战警们以往的经验,他应该开始求饶或者骂骂咧咧,但是这个坏人憋了半天,吞吞吐吐的说,“等等,那是真的糖吗?”

 

回答他的是罗根的一记超重膝踢。

 

5

上帝保佑,罗根的糖爪子并没有影响到他的战斗力,反而为他的战斗极大的降低了血腥程度,增强了美观性,“我觉得你现在去上儿童电视台表演节目,说不定会比钢铁侠和美国队长还受欢迎,你之前可是限制级的。”野兽说。

 

以前,罗根用爪子割人,现在,他只需要挥手甩糖片儿,虽然精准度还需要练习练习,但这玩意儿某种程度上好使的不行,一个玩过电子游戏的变种人说,这算是从近战升级成了远攻。

 

不过最近战争之间的越来越诡异之处还是让镭射眼察觉了。

“琴,你有没有发现,我们最近和这个反变种人组织之间发生的战斗有哪里不对?”

“是的,确实和之前的很不一样,感觉非常不一样。”

“好像每一次都是新面孔。”风暴女说。

“而且一次比一次弱。”

 

 

大家七嘴八舌的开始讨论起来,罗根沉默不语的坐在窗边儿,玩儿着他的爪子,他向来不喜欢掺和这种讨论,他只负责杀戮。不对,最近是砸糖——也差不多吧大概?

 

第二天,风暴女带了一个小队去调查这事情了。

第六天,风暴女回来了,还拿着一份儿邪恶组织基地弄来的资料。

 

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那些没有再出现的坏人,大都突然主动要求辞职或者隐身匿迹了,要么就是从原来的部门叛变,原来的精英坏人小队变成了普通坏人小队最后变成了蠢货坏人小队——坏人们人手越来越不足了。

在长长的档案串后,是长达十万字的关于罗根的“新武器”的研究论文。教授拿过去关门看了一宿之后,第二天给了学生们答案。

 

“这份报告说或许和罗根有关,那些消失或者主动提出辞职的人

是罗根的糖片爪子里的特殊成分让这些人丧失了对杀戮的兴趣,转而把兴趣投向了其他领域。”

 

“你们他妈的在开玩笑吧。”罗根面无表情的说。

 

“或许是真的。”镭射眼说,“最近一个月里学校里的低年级几乎没有出现任何打架或者起争端的情况,要知道,我们这可是变种人学校。”

 

“你们一定在逗我。”罗根伸出一只手捂住了脸,满脸通红的离开了这里。

人生中最屈辱的时刻之一——后来的罗根如此对他的小女儿劳拉说。

 

 

 

6

第二天,他就被排了超级满的砸坏人基地日程,无论是什么任务,能带上他就带上他,因为我们的糖果狼先生才是真正的消灭坏人的不二人选——从肉体上消灭远不如从精神上消灭来的彻底!

 

事实上,这个研究结果好像真的是真实的,那些成分莫名的糖果确实会对人产生影响,但没什么大的副作用,也就是如报告所说的,放弃了杀戮,爱上了和平,“这他妈的是我出生以来所知道的最荒谬的事情。”罗根如此说道。他的糖成了稀缺品。

 

又过了十多年,罗根当上了普通人类与变种人的和平大使。

这个会变糖果的尖耳朵(那他妈的不是耳朵是头发!罗根曾说。)壮叔叔成为了所有甜食少女和小孩儿喜欢的对象,成为了友好善良的变种人的一个象征和代表(谁再这么说我杀了谁!罗根曾说)。

 

无数以糖果狼为题材的小说和电视剧还有漫画都被开发出来,甚至还做成了系列电影,有几部票房扑街,有几部万人空巷。

 

六十多年后,查尔斯教授与大名鼎鼎的糖果狼罗根先生依旧会抱着吃的坐在变种人养老院里看这些电影,当然,这都是为了陪罗根的小女儿劳拉,她就是看不厌这个,而平时罗根隐姓埋名低调的出去开车赚钱的时候,她总是被放在和养老院一墙之隔的变种人学校,她和查尔斯好的让罗根都嫉妒。

 

“天呐,这一部实在是太惨了。那个导演真是令人发指。”老去的查尔斯对着一片血糊糊的电视屏幕皱着眉头说,“我的死法也太随意了。”

 

罗根摘下眼镜儿,转头瞥了他一眼,说来奇怪,大概是现在他不怎么用他的读心超能力,后脑勺竟然生了浅浅的一层银发,“那让你显得真蠢,我说真的,查尔斯,你还是剃光吧。”

 

“我就喜欢这个!”老头子忿忿不平的敲着轮椅,“劳拉,过来,你说说怎么样。”

劳拉没有说话,依旧保持着那副很酷的表情,只是认真的点了点头,那是她很赞同的意思。


“劳拉,你真是贴心,如果你是我的孙女儿就好了。”

“别占我的便宜,” 罗根皱着眉头嘲讽道,“我想这完全归功于万磁王先生。”


光头老人有些生气的转过脸,但片刻后,又转了回来。“罗根,我要吃糖,我和劳拉,我们要吃糖,我们不能干巴巴的看这个电影,把你的戏法儿拿出来。”

“老光头,你已经八十岁了,说实话你的牙齿已经松动的不成样子了,我可不想被镭射眼神经兮兮的盯着,你知道你的牙医会给他打电话汇报情况对吧?”

 

“事实上,是九十岁。”查尔斯的语气里居然有些得意,天呐。


 

“好吧。”罗根无奈的妥协了,他从右手抖出三根糖,分给了劳拉,查尔斯——还有他自己。

剧情紧张改编过度的电影继续放映着,劳拉和查尔斯不知道在小声的说着些什么,查尔斯的笑声听起来真是难听。

 

人生中最屈辱的时刻,罗根想。

 

但是也非常快乐。

 

-the end-

-----------------------------------------------------------------

顺便:《Logan》是部非常优秀的电影作品,没有看的可以看一看。(看的时候记得带个牧师)

评论 ( 80 )
热度 ( 1037 )

© Sherlockedstark | Powered by LOFTER